第290章 床上解毒3_人生得意须纵欢
笔趣阁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第290章 床上解毒3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0章 床上解毒3

  李尽欢还没有来不及说话,林玉眉叠着李尽欢的身子,不由得又喜又羞又怕的呻吟起来,“啊……老公……怎么……怎么比以前更……更大了……而且……而且好热……啊……光……光贴上来就……就让人家受不住了……”

  身下的林玉眉虽在软语求饶,呻吟之中透出几许娇慵不胜,娇弱的彷彿只要他再一用力,就会弄坏了似的,但李尽欢可不是初尝此道的雏儿,深知翻云覆雨酣畅淋漓之中,无论言语和动作都难以自控,愈是干的畅快愈是如此,往往嘴上娇呼喊疼,似是痛楚难挨,再禁不得一点儿力道,心下却是美滋滋的体会品味着,真心在渴求着更为狂猛的雨暴风狂,光看林玉眉嘴上拚命喊着“不行……受不住……”等等,娇躯却在他身下不住蠕动,将每一寸热情的肌肤向他紧偎紧依,一双浅灰色连裤丝袜包裹的玉腿更是情不自禁的轻夹住他的腿,让幽谷口处不住的揩磨着他的庞然大物,谷间汁水连绵涌出,再没一点阻滞,显然林玉眉就算当真惊于李尽欢的庞然大物之粗壮,也绝不愿意他收手将她放过。

  “如果老婆你受不住,那我们先慢慢来好不?”一边在林玉眉的耳边轻语,一边轻抬起身体,李尽欢表面上是稍稍松了手,其实一手轻贴在林玉眉腰际,手法娴熟的探触着林玉眉不知名的敏感位,庞然大物更是一跳一跳的在迷人的幽谷妙境前来回挪移,似有若无或轻或重的点着那泉水汨汨之处,比之方才的动作,这样的轻触效果更是强烈,撩得林玉眉周身有如虫行蚁走般酥痒难当,她原本已是热情如火,亟待男人遍洒甘霖,又如何受得住这般巧妙的挑逗?

  “不要……”伸手抱在李尽欢的臂上,林玉眉只觉口干舌躁,幽谷口处火热的轻点慢啄,和腰际那敏感的轻触,都将她身子里头的火烘得更高更旺,烧的她娇躯几欲熔化,明知那惟一能灭去她体内火焰的宝贝庞然大物已兵临城下蓄势待发,教她那忍得住让李尽欢“慢慢的来”呢?

  “求求你……老公……别撩我了……”感觉到幽谷当中的空虚,比以往夜夜辗转难眠时的难过,现在更实在了,若非李尽欢的手温柔的按着她的腰,不让林玉眉的纤腰动作,怕她真要受不住欲火的引诱,主动将那幽谷送上,把那火热的庞然大物吞光,让那云雨间的没顶欢乐将她整个淹没。

  温柔的在林玉眉唇间一吻,身体已压了上去,一声微带着痛楚和快乐的呻吟从林玉眉的樱唇间迸发开来,或许是最近很少跟李尽欢,又或许是因为以前占有她时,李尽欢的庞然大物还没这么巨大,当李尽欢的庞然大物缓缓进入幽谷的当儿,林玉眉竟被那满撑的感觉和间中微微的痛楚所激,忍不住叫了出来,感觉上就好像回到了当年新婚之夜第一次被李尽欢侵入时一样,虽说没有当时那般痛,但那熟悉又带些陌生的感觉,仍然令林玉眉颇有些吃不消,幸好李尽欢动作不大,那庞然大物只是温柔的缓缓滑入,一边缓缓的将她的幽谷撑开,以那火热舐过她的敏感嫩肌,那灼热将她所受的痛楚慢慢挥发,渐渐的转变成酥麻。

  痛楚一过,那正被李尽欢占有的知觉登时化成了满腔绮念,何况林玉眉已被李尽欢征服过,对方面的渴求特别殷切,虽说幽谷最近寻芳客探次数少,对此犹然生疏,但本能的反应变得越来越妩媚,她轻蠕着纤腰,让幽谷向他挺上,好迎合那庞然大物逐分逐寸的侵入,一分一分的去感觉那火热的温柔舐弄,每一寸嫩肌被李尽欢抚过的当儿,林玉眉就好像被殛过一般,娇躯不由得颤抖,却不是因为害怕或紧张,而是为了要让身体在颤动之间,更适切的去感觉李尽欢庞然大物的存在。

  李尽欢一边轻柔的吻着林玉眉的樱唇,掩住了她的呻吟,只容得性感诱人的鼻音在不经意间似有若无的哼唱,一边伸手扶着林玉眉的纤腰,好协助她能更适切更恰好的承受他庞然大物的进侵,李尽欢眼见平日端庄矜持的美妇警察贤妻良母,竟变得如此娇媚温柔热情如火,对他的缓缓深入欲拒还迎,简直已完完全全沉醉在的波涛当中,他只觉得一股浓得化不开的怜爱之意充满胸臆,动作间愈发轻柔了,连庞然大物的探索都变得缓慢少许,只怕一个不慎会弄伤了娇柔如水的林玉眉。

  给李尽欢这般缓步探索,林玉眉可就惨了,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纪因素,她对方面的需求特别强烈,但她的经验实在太少,在节奏的掌控上又怎及得上夜夜行云佈雨,已称得上经验丰富的李尽欢呢?没一会儿林玉眉已被挑逗的热情难耐,若非那庞然大物正轻巧的揩在她敏感的肌壁上头,强烈的火热比之初破身时的触感更加甜美,令她不由沉醉,她还真差点忍不住要主动扭摇起来,好让那满足更加狂野呢。

  虽然将林玉眉泛着甜香的樱唇覆的严严实实,一寸芬芳的香气都不漏去,令她连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在鼻间娇喘轻哼,拂在他面上的呼息都泛着情怀的甜蜜,但李尽欢与她经验上可说是天差地远,林玉眉体内的冲动,又岂能瞒得过他?待得李尽欢的庞然大物深深的送入林玉眉谷内,深深的点着她那还未陷落的敏感部位时,被他吻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的林玉眉只能娇躯猛震,像是所有的力气都在那一触之间,化成滚滚春潮流了出去,整个人都似抽空了一般。

  “舒服吗,好老婆?”松开了林玉眉的樱唇,任细若游丝,勉力在两人唇舌间搭起一座小桥的香唾映着光,李尽欢满足的看着娇喘嘘嘘媚眼如丝,整个人都似脱了力的林玉眉,胸中一股强烈的快意昇起,见林玉眉如此情态,他岂不知方才的深入,已探着了林玉眉深藏的幽谷,才令她一触之下花开蕊绽,如涌,娇媚的飘了李尽欢一眼,林玉眉舒服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能软绵绵的轻喘着,好一会儿才颤声回应着他,“嗯……我舒服透了……好……好老公……你怎么这般厉害……才进来……才进来就弄得我这般……这般舒畅……好像……好像力气全泄干了似的……啊……真美……美死我了……”

  看林玉眉被弄得这般酥软,似是骨头都化了般,李尽欢不由得泛起了满足的笑意,一边伸手轻托起林玉眉洁美高挺的,温柔的搓抚起来,一边半故意的在她体内挺了挺,触的林玉眉连声娇吟,不只说不出话,连声音中都透着露骨的媚意。

  感觉到幽谷中李尽欢的虽不甚使力,触着的却是她说都说不出口的极敏感处,光只是轻顶而已,滋味已如此美妙难言,林玉眉可真不敢想像,若李尽欢情动起来,勇猛强悍的在她幽谷当中狂抽猛送,让那火热的冲击一次次的刺激着那美妙的所在,那无法言喻的美妙快感,会不会一下子就让自己美的升天了呢?她竭尽全力,伸手攀住了李尽欢的手臂,娇甜的呻吟着,语声中带着无比的媚意,“都是……都是被你害的……我体内欲火难消……已经……已经变成了无法自抑的……就算吃不消……我也要这样爱你……爱的愈烈愈好……好老公……尽量猛烈的爱……爱我吧……我要你……要你狠狠发威……把我治到死去活来……再……再起不来才……才好呢……”

  “老公……我也给你一种享受……”宋玉卿这时也缓过劲来,眉目含春的看着李尽欢,芊芊玉手爱抚着他的胸部肌肉,温言软语的呢喃说道,宋玉卿微微张开鲜红润泽的樱桃小口,香艳的小舌轻轻着湿润的樱唇,媚眼如丝的看着李尽欢,然后吐出柔软滑腻的香舌挑逗性的着他的耳朵。

  李尽欢一边着林玉眉的甬道,一边想偏过头去扑捉宋玉卿的嘴唇,却被宋玉卿巧妙的躲闪开。

  “嗯……不是这样的……小坏蛋先不要动……”李尽欢只好仰着头任由宋玉卿垂下头来,李尽欢的耳垂被宋玉卿一点一点的含进了嘴里,一点点牙齿咬咬的痛、一点点吸吮的麻嘟嘟、一点点湿湿舌舔的痒,耳垂不是李尽欢的兴奋点,但李尽欢的耳垂非常漂亮,大而厚实,常讲到大耳垂的人多富,所以他的有些老婆毫无疑问的喜欢李尽欢的耳垂,更何况在亲热前欣赏一下李尽欢稚气的、红红的脸、红红多肉的耳垂形象,无形中让女人多了一些母性的情怀。

  几分钟两边耳垂被蹂躏后,一道黑影印在李尽欢的脸上,李尽欢闭上了眼睛,宋玉卿暖暖的、湿湿的、轻轻的舌尖舔过李尽欢的眼帘,眼睛无疑是人们身上最娇贵的部位,人们一般对眼睛都呵护有加,却很少有人会注意到眼帘带来不一般的享受,现在李尽欢就沉浸在这种享受中,既然娇贵,所以任何的都是柔柔的、温温的,无限的爱恋、无限的痴迷,宋玉卿柔柔的舌尖从左边到右边,再从右边回到左边;刚刚还是顽皮的梳理着李尽欢浓浓的眉毛,现在又在睫毛上抚弄,李尽欢很享受这种柔柔的,爱意有加的呵护感觉虽没有象鱼水之欢那样浮浮沉沉,也一样是春雨润无声。

  终于宋玉卿的舌落到了李尽欢的双唇,轻轻的挑开李尽欢紧闭的双唇,将李尽欢的舌诱出,在两张凑的很近的脸之间,两个舌尖在亲密的碰撞追逐,不断画出复杂的双轨迹。

  追逐还在继续,只是相互的呼吸声音越来越明显,终于……李尽欢再也忍受不住,双手搂抱住宋玉卿性感的娇躯,张嘴亲吻住她的樱桃小口,甜美的津液被吸取,丰润柔软的嘴唇和宋玉卿如兰的呼吸被李尽欢真实的感受着,很快李尽欢的舌头急不可耐的钻进宋玉卿湿润温暖的嘴里,寻找到那根嫩滑的香舌,缠在一起,两人饥渴的相互吞吐着对方的津液,长时间的激吻如久旱逢甘霖,李尽欢脑中一片火花,而宋玉卿的娇躯更是不停的颤栗,李尽欢的侵袭带来熟悉的快感与期待,宋玉卿的香舌与侵入的舌头相互舔吮,湿热亲吻带来的感觉是那么的温馨,那么的火爆,她只觉得整个身体缓缓放松了下来,整个人也逐渐陶醉在愉悦的梦幻之中。

  “啊…………”宋玉卿接吻的空隙不断呼出丝丝诱人的呻吟,白嫩的手臂环上了李尽欢的颈脖,两人间亲密胶合的互吻,舌头在互相追逐,津液在互相吞吐,宋玉卿柔软滑腻的舌头被吸了过来,在自己的嘴里慢慢吮吸,男欢女爱的气氛顿时迷漫整个室内。

  很快,宋玉卿的双乳开始发涨起来,她的呼吸有些急促,李尽欢一只手抱着她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伸向她圆翘的臀部,她的圆臀十分饱满且极富弹性,与宋玉卿纠缠了一会儿了,正在被的林玉眉可是受不了,扭动着魔鬼般的身子,李尽欢当然明白林玉眉的渴求,放开宋玉卿,俯身在林玉眉那随着娇吟声响与激烈呼吸不住颤抖旋舞,在粉嫩酡红的乳肌上娇媚万端的绽放着的玉蕾处微微用力的啜咬了一口,李尽欢的力道虽用的比平时要重,但光听耳边林玉眉甜的似要泛出火光的娇喘,以及那忍不住挺胸而上,好让他咬的更重,咬的更爽的本能肢体动作,李尽欢便知林玉眉体内的亢奋已到了极处,连这般平时必让女儿家喊疼道苦的咬啮,此刻都令她只觉欲火如焚,呻吟声中再没有一点痛楚,便知林玉眉现在对的渴求和承受力了。

  李尽欢在林玉眉乳上的咬啮愈发重了,扶住林玉眉纤腰的手也微微用力,庞然大物更在林玉眉窄紧的嫩处不住顶动,同时享用三管齐下的挑弄令原已欲火如焚的林玉眉更加难以自抑,幽谷虽正被李尽欢的庞然大物涨得严严实实,连点汁水都溢不出来,但体内却仍有股强烈的空虚渴望着他的充实,她甚至已管不到李尽欢在说些什么诱人的话儿,只知在李尽欢身下奋力蠕动,好迎合他的动作。

  见林玉眉已激情如此,整个人都似化成了火,亟待他佈施甘霖,那动情的表现令李尽欢满意无比,尤其对照她平日的冰冷如霜,更令李尽欢为之得意洋洋。

  “嗯……”媚的似可把人的魂儿都给勾走,林玉眉一声轻吟,诱人的飘了李尽欢一眼,波光潋滟的眸光中像是透着千言万语,似是怪他太过小心,又似想勾引他快些下手,樱唇轻启之间,回应的声音是那么柔媚,像是才出口就要化成水一般,“快些……不会弄坏的……我一定……一定受得住……何况……何况你若不弄我弄到要……要坏掉……那能……那能把我搞到……搞到什么都流出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iaa.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aa.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